體驗談

祈念折伏中 意外的受傷成為今日的勳章—關鍵是唱題以及異體同心 更新時間 2020-07
祈念折伏中 意外的受傷成為今日的勳章關鍵是唱題以及異體同心摘譯自『大白法』第一○二五號埼玉縣越谷市 能持寺支部 志村スギ子我想分享去年達成折伏的體驗。我是昭和三十一年(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七日,在東京本行寺,由當時擔任該寺住職的總本山第六十七世日顯上人授戒入信的。現年九十二歲,感覺今生已接近尾聲。但是,希望直到最後都能為御本尊奉公。拜讀日蓮大聖人的御金言:「須一心奉唱南無妙法蓮華經,我亦唱,亦勸他人唱,乃今生人界之回憶也。」(御書三○○頁)決心一天三小時以上的唱題,實際上大概唱了七到八小時,並持續祈念折伏。前年九月,我在家中受傷了。當天,也認真唱題祈念,「希望遇到有佛緣的人,要送題目給對方。」在家中肩膀骨折住院晚間十點左右,電話突然響起。一直響個不停,於是我攀扶著走向電話,右手拿起了話筒,但同時腳卻絆倒而撲向前方,右手臂支撐全身的重量而倒了下去,是一瞬間發生的事。想知道是誰打來的電話,但電話卻掛斷了,正想起身卻大吃一驚,右手臂從肩膀上垂了下來。怎麼辦,心想手斷了,但卻不可思議地不覺得疼痛。急忙叫救護車前往醫院。血壓飆到二百三十,照了X光後更是吃驚,上臂骨已經脫離了肩骨,肩骨前方還裂成三塊。聽到醫生和護士的對話:「做安裝人工骨頭的手術,心臟卻很弱,年紀上也無法施行全身麻醉。」為了折伏,不會錯的忐忑不安中聽到這樣的對話,加上手臂逐漸腫得像蘿蔔,開始感到疼痛,於是大喊:「醫生,我痛得受不了啦,請趕快幫我。」兩位醫生走出來,說:「會有點痛喔,請忍耐一下。」然後,沒打麻醉就拉起我的手臂,我出聲哭泣,雖然只是一下子,卻是終生難忘的疼痛。總之,肩膀固定了,也吃了止痛藥,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就這樣住進了醫院。因為有唱題,我確信這就是御本尊的安排。想到以前在『大白法』上讀到的,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引用『經王殿御返事』之文的指南:「這段御文相信也在寺院的御講時,經常會從住職那裏聽到。果然信心堅定、強盛是很重要的。(中略)說示認真信心的話,便『如虎添翼』。」(『大白法』第九三六號)從佛法上來看,盡力要求自己認真向御本尊祈念,就能得到對強盛信心的回應,佛天將實現願望。因此,感受到強盛的祈念、堅定信心的重要。沒錯,我一定是為了做折伏而受傷的。開始折伏這時,住在我隔壁病床的就是菅原凱子。住院的兩個月期間,辛苦波折不斷,擔心的事也很多,在專心治療和復健下,雖然想做折伏,卻沒有充裕時間談信心的話題。我出院後,凱子轉到別的醫院,但不久又再碰面了。我再次決意要折伏凱子。我把寫了有關三世生命的書送給凱子,告訴她:「要好好讀喔!」她回說:「謝謝!」並聊了一個多鐘頭。當天晚上,凱子打電話給我,心想是怎麼了,原來是告訴我,她先生的事。說她去先生住的養老院探望,先生虛弱地微笑看著凱子並點點頭,三天後就過世了。當時,幸好有見到面。對電話那頭傳來啜泣聲的凱子,我深感同情。和凱子約定之後在醫院碰面,但時間不湊巧,一直都沒見到。後來,聽到凱子追隨先生之後也過世了,我驚訝地哭了。雖然在病房相識才三個月,卻是一個體貼、非常喜歡的朋友。我流淚祈念,得到弔唁的機會,當時看到一對骨灰並列時,心中充滿感觸。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次,決心要折伏她的孩子幸雄。告知父母的心意,專注唱題四十九日忌過後,我和班長大野先生一起去拜訪他。對於原本三人一起生活,卻因突然的死別,一下子成為孤單一人的幸雄來說,在父母的骨灰前,應該什麼話也聽不進去吧。這也難怪。加上第一次聽到佛法,臉上充滿困惑,沒有任何反應。於是我告訴他:「你媽媽生前說過,『孩子對我們很好,反而對孩子感到抱歉。』你已經很孝順了,今後,是不是要考慮自己的幸福呢?」然後留下班長的聯絡電話給他,我們就回去了。我回家後,就為了折伏的願望而拚命祈念。只有唱題,任何話語和安慰都沒有幫助,現在只有唱題祈念,於是一整天都沒有離開佛壇。我仰賴著御本尊,不斷唱題,心想,「對幸雄來說,重要的父母過世了,一個人一定悲傷又痛苦,夜夜無法入眠,希望他早日恢復精神。幸雄的父母最放心不下的,應該就是他了,希望他能信仰御本尊,一定要過得幸福。」大約一個多月吧,每天持續唱到凌晨一點、兩點。在這樣的情況下,班長收到幸雄的電子郵件,說他要來寺院。此時,心中對御本尊充滿了感謝。之後,雖然努力安排時間,但雙方始終難以配合,而沒有來寺院。我不知該怎麼辦而感到焦慮,班長鼓勵我:「幸雄是有常識的人,沒問題的,努力唱題,再等等看吧。」於是恢復了平靜。唱題不夠!終於,幸雄來到寺院,卻無法下定決心入信。才來寺院一次,很難下決心吧。或者,即使頭腦可以理解,卻還沒有下定決心改變信仰、拂除謗法吧。我覺得自己的題目還不夠,為了將他從錯誤的宗教中救出,拚命地繼續唱題。過了不久,幸雄又和我聯絡。我想,這時他應該已經決定入信了。單純聽從住職(二上良宣尊師)和講頭的話,了解入信的準備,在去年三月三日接受授戒。從我受傷到引導幸雄入信,奮鬥了大約半年。或許認為帶對方到寺院,就能很快引導對方入信,但絕對沒有這樣的事。我是接受看護之身,只能一直不斷唱題。和幸雄取得電子郵件聯絡的是班長,然後,在寺院給予信心的談話,特別是拂除謗法和正確的祖先供養的,是住職和講頭。準備看授戒前後影片的,是副講頭。入信前的拂除謗法,是講頭、班長、宮林先生一起到他家訪問,幫忙拂除一個很大的神龕。折伏,是唱題和異體同心託山口地區長和大家的唱題及祈念,幸雄下附了御本尊,由住職執行了入佛式。這是我一個人無法做到的折伏,真的非常感謝。現在,幸雄認真參詣報恩御講。並在能持寺的墓園,埋葬父母的遺骨,也鄭重地掃墓,前幾天,並順利完成凱子的周年忌。幸雄有某團體會員的朋友,我鼓勵他要去折伏。折伏唯有靠題目。透過這次的體驗,深刻感受到大聖人功德的不可思議。雖然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那通電話是誰打來的,但那時電話若沒響,就不會骨折,不會到醫院,也不會遇到凱子,更無法做折伏。這次的傷,雖然讓肩膀有些不方便,但我覺得,這是信心上所得到的勳章。現在,對御本尊偉大的慈悲和信心的深厚,充滿了感謝。最後,朝向令和三年(二○二一年)宗祖日蓮大聖人聖誕八百年,達成構築法華講員八十萬人陣容的命題,要和支部的信徒,一同更進一層地認真唱題,誓願全員都達成一人折伏一人,務必達成支部的折伏誓願目標。

海外廣布前線

瑞典(西班牙妙昌寺 管轄) 更新時間 2020-07
瑞典(西班牙妙昌寺 管轄)祈念瑞典法華講的發展異體同心地廣布正法摘譯自『大白法』第九九七號位於北歐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中央東側的瑞典,是有沿岸島嶼、深邃森林和清澄湖泊,以及夢幻雪景等的美麗國家。位居較日本最北端更北的地帶,整體而言冬冷夏涼。這次訪問到住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與家人一同努力信行的貝爾琪塔.葛田谷女士。請先自我介紹。我是貝爾琪塔.葛田谷,大家都叫我琪塔,是一名公車司機,現年五十九歲,育有二十八歲的兒子丹尼爾和十九歲的女兒戴安娜兩名子女。兩人都在很小的時候接受授戒,未婚夫費德利克也接受授戒,一起唱念題目。請談談入信日蓮正宗的經過。一九八二年到一九九三年,我住在美國紐約,在那裏遇到了日蓮正宗。一九八三年妹妹自殺,帶給我精神上的打擊。同事告訴我:「為了過世的妹妹,要好好唱題。」還帶我參加在紐約皇后區信徒家的聚會。然後,我接受了授戒,下附御本尊。大家都對我很好,也很快學會了勤行。那位信徒的家裏,一早總是擠滿了信徒,我也頻繁地參加早勤行。透過參加週末的聚會和讀書會,強烈感受到御本尊的功德。入信後心境上有什麼變化嗎?有的。當時無法從妹妹過世的打擊中恢復,生活變得非常混亂。為了排解空虛感和悲傷,幾乎每晚進出派對和夜店,不只喝酒,也使用頗多的藥物。現在回想,能克服妹妹的過世,回歸健全的生活,完全是御本尊的功德。衷心感謝帶我認識御本尊的朋友,我也告訴朋友們,這個正確引導人生的信仰。然而回到瑞典後,暫時無法安置御本尊。之後,遇見在瑞典信仰日蓮正宗的人,也搬到比較大的房子,再次安置御本尊,能夠於信心修行再出發。御本尊的功德明顯地展現在每天的生活中。感受到因為做早勤行,能有意義地度過一天,也能做出為他人著想的行動。登山方面有什麼體驗呢?長年以來,一直希望參詣總本山,二○一二年和瑞典法華講員一起初次登山。無論是向著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唱念題目,或是丑寅勤行,都是遠超乎想像的美好經驗。而且不知怎麼地,下定決心登山後,對未婚夫費德利克的折伏也實現了,和費德利克及女兒三人,一起完成了登山。請教平常的活動,以及其中的感想。雖然會和朋友談大聖人的佛法,但折伏絕對不輕鬆。因為居住在瑞典這個富裕的國家,人們幾乎感受不到信仰的必要性。現在的瑞典,還不能說有很多的信徒,我們儘可能地頻繁聚會,舉辦聚會或讀書會,盡量一起勤行、唱題。妙昌寺住職在間良妙尊師在百忙中也會定期前來瑞典,給予我們指導和鼓勵,讓我感覺到和馬德里的妙昌寺,以及全世界正在努力的法華講員們連繫在一起。非常感謝在間尊師。最後,請談談今後的目標。今後的目標是再次前往總本山登山,一生貫徹信心,廣傳大聖人佛法的殊勝,讓瑞典的法華講擴大發展。希望透過更加密集的聚會,將我們每一個人透過信仰所得到的美好體驗,告訴身邊的朋友。

台灣廣布尖兵

《法秀院》(新北市三重區)新北本部幹事 游基堅 更新時間 2020-03
《法秀院》(新北市三重區)新北本部幹事 游基堅讓青年秉持自信,貫徹信心作育人才,開拓未來摘譯自『大白法』第一O一七號新北市與台北市一水之隔,位於台北市西側。三重區的法秀院,於二○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賜予御親修,奉修入佛法會。這次,訪問到在此入佛法會中做經過報告的游基堅先生。游先生自台灣設立法華講之初,二十多年來身為幹事,全心全意地努力於講中的營運與信徒育成等,七十五歲的現在,仍克盡職責。以溫厚的人品與耿直的信心,深獲信徒間「只要有游幹事在,就能安心自在地活動」的信賴。首先,請教入信的機緣,以及當時的狀況。我是民國三十二年,出生於現在的新北市三重區。三十二歲時因病倒下,正好在那個時候,姐姐的朋友教我母親唱題,母親就立下「如果兒子病好,就全家入信」的誓願。之後,僅僅三個星期,我就平安出院了。這就是我們全家入信日蓮正宗的機緣。當時仍是某團體的時代,不過,我以「想對御本尊報恩」的一念,做信心修行。對台灣廣布來說,本興院的建立與法華講的設立,是非常重要的。請教當時的狀況及您的抱負。當時雖然和某團體的會員一起活動,但無法打從心底地投入,當時,我不會對周遭的人產生太大的影響。某團體被破門時,和朋友一同轉到弘法會(當時的日蓮正宗組織),但有種種的妨礙,無法立即脫會。不過,經過一年、兩年,折伏了他們。弘法會的營運非常困難,但在月田諭道尊師和堀田信宣尊師懇切的指導下,漸漸成長。民國八十五年,台灣唯一僧俗一體弘教的母體「財團法人中華民國日蓮正宗基金會」獲准成立,隔年,建立了中道山本興院。當時,台灣信徒都極為欣喜。在自己居住的三重區開設布教所,並在一年多後獲賜御親修,開始以「法秀院」之名展開活動,和在本興院時的活動有改變嗎?本興院的所屬信徒非常多,因此從本興院分割出來,於民國九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開設三重布教所。開所後馬上做升格為寺院的準備,因此,準備期間只有一年,不過,所屬信徒團結一致地配合投入。在本興院時是眾多人中的一人,此時,就覺得凡事必須我們自己來。入佛法會當天,大家充滿無限的歡喜。由於本興院和法秀院的地理位置接近,在相同的法華講營運之下,保持一體感地活動著。其中,全體一起努力,心繫講員夥伴能像家人般地合作。聽說現在信徒人數大約是開所當時的三倍,請教在組織營運上的辛苦,以及在育成每一位信徒的用心。所屬法秀院的我們新北本部的全體講員,為了報恩,以不自惜身命的決心展開折伏。但是,隨著信徒人數的增加,育成也相當費勁。因此,役員與講員建立信賴關係、緊密合作,是非常重要的。若積極育成新入信者,做家庭訪問,給予講員關心的話,就能縮短彼此的距離感。為了提升每一個人的信心,邀請參詣寺院、參加信心活動,也很重要。現在,在法秀院主管長谷玄雄尊師的指導下僧俗和合,首先致力於幹事、副幹事和八位主任為首的全體役員,能夠異體同心地通力合作。我認為,役員夥伴間的信賴關係也很重要。為了務必達成宗祖日蓮大聖人聖誕八百年的命題,新北本部在團結一致的奮鬥中,確信能夠完成人才育成及每一位講員的成長。請教您不忘常精進的用心及決意。「生命有限,勿吝惜之。最終所願者佛國也云云。」(御書 四八八頁)的御金言。身為法華講員,我們必須抱持著常精進的自覺才行。因此,告訴自己不只是自我成長,也要能夠對他人有所影響。並且,注意健康,有健康的身體,才能做佛道修行。最後,對年輕人有什麼期許?年輕人在生活、工作和學業等的日常生活中,有許多的壓力。但是,若我們心中總是銘記御本尊,經常參詣寺院,聽聞主管的法話,就能秉持自信前進。希望成為自己的言行能帶給他人好的影響的青年。確信年輕人有無限的潛力和未來,希望能夠活潑、開朗地活動。我也會一直努力,創造讓年輕人能夠安心活動的場所。

寺院活動

海外部長勤行會直播 109.06.14 更新時間 2020-07
在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的慈悲,以及漆畑海外部長的關注下,特別於六月十四日下午三時,以全台僧俗為對象,採視訊直播的方式,帶領我們一同做晚勤行。常駐僧侶不用說,在各自主持的寺院跟隨,信徒們則或在家、或在寺院,以網路連線的方式,踴躍參與。當鈴聲以及海外部長讀經、唱題的聲音傳入耳中,瞬時感到彷彿身在總本山,登山參詣的感覺,不由衷心感謝御法主上人與海外部長的慈悲用心。勤行會後,海外部長給予簡短的致詞鼓勵,呼籲信徒要十分注意保持健康的身體,為大法廣布精進,並向大御本尊祈念,海外信徒能夠早日前往登山。更表示,以後會視情況再舉行這樣的勤行會。 真的是在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的特殊情況下,最令海外信徒振奮的舉措。僧俗異體同心,期待早日擊退疫病,恢復原來的生活秩序,一同向正法邁進。

社福公益環保

妙照院「分送自製口罩套」防疫公益活動 109.04.11 更新時間 2020-06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延燒,戴口罩已成為全民防疫運動。為珍惜有限的資源,以及將口罩留給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很多人紛紛使用口罩套,來延長口罩的使用時間。妙照院信徒在浦上主管的提議下,三月間開始著手進行口罩套的製作,作為寺院防疫的公益活動。 三百份口罩套縫製完成後,將每一個口罩套獨立包裝,放入寫著「妙照院與大家一起防疫」的加油小卡片,由四個支部的講員,在四月十一日上午,同時兵分多路,在宜蘭、羅東的火車站前,還有市場裏分送給需要的民眾。 一開始,民眾誤以為我們是在兜售口罩套,並沒有主動接近,經過解釋後才了解,對我們此次的公益行動表示感佩,頻頻豎起大拇指稱讚。 雖然在防疫期間,必須降低許多社交活動的頻率,甚至暫停,但是廣宣流布的行動,永遠不會停止。透過這次的公益之舉,讓更多人認識妙法,透過一次次的下種,我們的廣布之路,必能帶給更多人真正的幸福。

相關報導

楓登山 108.11.30〜108.12.06 更新時間 2020-01
一O八年十一月三十日 ~ 十二月六日,台灣法華講代表一行一一四人,在妙德寺濱崎良覺住職及本興院內山根成普尊師的率隊下,展開為期七天的楓登山,此次是繼一OO年的楓登山後,再度前往日本東北宮城縣,參詣與日目上人有緣的「奧四箇寺」中的妙圓寺、妙教寺、上行寺,以及位於仙台的佛眼寺。 十一月三十日晚間九時許抵達總本山,旋即在宿坊總二坊做晚勤行,展開登山修行的序幕。十二月一日一早前往客殿,參加八時舉行的廣布唱題會,與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一同祈念世界廣布。中午十二時三十分整隊出發前往奉安堂,準備參加下午一時三十分的御開扉,這也是此行唯一一次的御開扉,大家珍惜機會,以莊嚴肅穆的心情,向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獻上報恩謝德,並誓願新的決意。御開扉後,和煦的暖陽照耀大地,全體在奉安堂前的照心庭合影,之後安排前往寶物殿參觀。 晚間七時,由大坊內中沖法延尊師主講「日目上人與奧州弘教」,宮城縣出身的中沖尊師,首先概略介紹日目上人的一生,接著輔以照片,說明奧州弘教的經過。日目上人為了在與自己家族宿緣深厚的奧州,弘揚大聖人的佛法,多次長途跋涉,往來於身延與奧州,相繼建立稱為「奧四箇寺」的本源寺(現非本宗寺院)、上行寺、妙教寺,以及之後的妙圓寺。當時的信徒,不僅外護自己的菩提寺,也對日目上人所在的大石寺,提供了不少的支援。 中沖尊師並介紹位於仙台的佛眼寺,佛眼寺是由日目上人的弟子日尊師所開創,原位於福島縣,後受到治理宮城縣仙台的伊達家庇護,而遷至仙台。一九OO年,曾發生過日尊師建立的京都要法寺(非本宗寺院),主張佛眼寺為其流派,而對簿公堂,當時的住職被迫遷出,在佛眼寺旁蓋臨時小屋安置御本尊,僧俗持續祈念能夠回歸大石寺的末寺,四十餘年後,終於回歸日蓮正宗。 中沖尊師介紹此行即將參詣的寺院,皆具有歷史意義,讓大家深深感佩當時僧俗護持法城的虔敬信心。二日凌晨二時三十分參加丑寅勤行後,本山的行程告一段落,於上午八時離開總本山,繼續此次的東北之行。 三日下午首先來到位於仙台的佛眼寺,受到住職楠美慈調尊師及當地信徒的熱情歡迎,楠美住職致詞時,以「妙者蘇生之義也,蘇生者復甦之義也。」指導,勉勵大家以唱題為根本,經常保持向上的心,使污濁的生命變得清淨。並以佛眼寺僧俗以身護法的歷史,期勉大家護持正法,外護寺院。 四日上午參詣妙圓寺,妙圓寺住職是曾於本興院內在勤三年的合原行明尊師,令台灣信徒備感親切,合原住職感謝在台灣在勤時受到信徒的溫暖照顧,以及海外布教的磨練,獲得很大的成長。住職於二O一七年二月赴任後,漸次整理寺域,先後整修受付處、廁所、更換本堂照明設備,以及設置庭院等,信徒參詣人數也漸增,看到合原住職為寺院發展盡心努力的成果,台灣信徒也與有榮焉。 下午前往妙教寺參詣,妙教寺比大石寺(一二九O年開創)早三年創立,歷史悠久,在讀經唱題中,拜見日目上人御筆止御本尊(通稱「東北廣布御本尊」) ,這是日目上人於一三三三年出發天奏前,所書寫的御本尊;另外並拜覽御書『法華題目抄』日目上人的抄本,以及日目上人手持的數珠,台灣信徒對此難得的機會均深表感激。住職久野透道尊師表示,今日能以信心之眼拜見,如同與日目上人會面一般,勉勵大家,向著折伏弘教、法統相續,努力邁進。久野住職並感謝台灣信徒,對妙教寺在三一一大地震時的受災復原,提供熱心的援助。 最後來到上行寺,比大石寺早七年創建的上行寺,是全世界歷史最悠久的日蓮正宗寺院,收藏有日興上人最早的御本尊。住職小笠原制道尊師表示,在上行寺的除蟲法會,近距離拜見日興上人、日目上人,以及歷代上人的御本尊時,感受到當時創建上行寺、守護大石寺的僧俗,所唱的題目深染在這些御本尊中,彷彿聽見代代僧俗為了突破困境、祈念廣布的聲音。勉勵大家,為了台灣寺院百年、兩百年的永續發展,務必育成下一代成為廣布人才。 此次奧四箇寺研修之旅,深感前人努力外護寺院,留下無價瑰寶,今日我們才得以拜詣,為了台灣廣布,學習前輩信徒護持法城的信心姿態,以行動實踐折伏育成,為子孫萬代留下信行資糧,不辱身為第一代台灣法華講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