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如兄弟的摯友,也成為蘭室之友

妙行院 中台本部‧中北支部 張孟安


我是妙行院中台本部中北支部副主任張孟安,於一○一年三月接受授戒後,並沒有繼續信心,在一○三年年底才發心重新信心。

回首發心之後,重返寺院的這三年,透過經常參詣寺院、指導會,以及御講、支部信心活動等,從一個完全不懂日蓮正宗為何的新信徒,逐漸成為可以擔任役職的信徒。擔任役職是對御本尊報恩謝德最直接的方式,雖然覺得自己的能力,還無法勝任目前的役職,但在佐藤主管的鼓勵下,抱著學習的態度,嘗試做看看。

一○五年年底,中台本部的折伏進度落後,雖然支部已經達成目標,但我還未完成御法主上人「一人一年折伏一人」的指南,心裏除了覺得慚愧,也積極想為中台本部的折伏,盡一份心力,可惜的是,仍然功虧一簣。因此,去年年初就設定一定要打破零折伏,為此每天兩小時唱題祈念。

承蒙御本尊的照覽,不久之後,認識將近二十年的好友,也是大學學長周忠彥,跟我訴說近來的種種不如意,婚姻不美滿、母親生病、上司刁難、博士班教授的異樣眼光,彷彿全部的問題瞬間湧入。而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健康出現問題,發現食道中有一顆小腫瘤。查詢相關資料及醫生診斷後,發現這部位的腫瘤都視為惡性,這結果給他很大的打擊,甚至說出「活到現在也夠了」的喪志話。

其實以前就對他下種過,告訴他,關於我入信後的改變,而在我入佛式前,也是請他幫我運送安置御本尊的佛壇。因此我確信,這是御本尊要我繼續折伏他的機會,便邀他一起來唱題。

當人好好地在陸地上時,不會感受到空氣的重要,沉入水中後,才會拚命掙扎想要抓住能夠活命的機會。聽了我的邀約,學長接受我的安排,帶他到本興院唱題,接受授戒。由於是難得的折伏機會,我在他受戒前兩天就先到台北,一方面帶他去本興院唱題,教導怎麼做勤行,讓他認識日蓮正宗的佛法;一方面慎重守護此難得的機會,不能讓任何事影響受戒的進行。他順利受戒後,我感到法喜充滿,也領悟到折伏是非常尊貴的菩薩行,因為讓他人受持正法,而感受到御本尊的功德,消滅罪障、解決困難、脫離種種的痛苦,不就是菩薩在做的事嗎?也難怪我們都是地涌菩薩的眷屬。

他受戒後,順利完成預定的開刀,切片結果是良性,他很高興地告訴我這個消息,彷彿重生一般。我告訴他,受戒的那一天,就是我們的第二個生日,更恭喜他蒙獲初信的大功德。

為了育成,不讓他的信心停滯退轉,我每個月至少一次到台北,陪他參加初信者指導會,或是寺院的活動。育成工作也進行順利,他十天左右就能夠獨立做勤行,並在兩個月內,陸續折伏自己的小孩,下付御本尊,完成入佛式。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御本尊讓他的生命快速轉動,也讓他有了面對事情的智慧與能力。

在學長下付御本尊的當下,我的腦袋像被打開一般,注入一股暖流,似乎瞬間明白了很多事情,也感到法喜,是無法形容的喜悅,我想,這應該是佛界的境界開啟了吧。雖然只有短短的幾秒,但那感覺無法形容的美妙。

原本與他約定今年一起到總本山,面謁大御本尊報恩謝德,但去年,我在最後一刻報名當時的夏期研修登山,也意外得到正取的機會。不久,得知他也臨時替補參加此登山。我們知道會一起去總本山後都很開心,覺得是御本尊的安排,讓我能夠陪他到總本山初次登山,更能親自向御本尊介紹,第一次折伏成功的好朋友,也成為日蓮正宗的蘭室之友了。

現在,他也了解擔任役職,是讓自己生命轉動的最好方式,在北西本部新橋支部主任和役員們的育成下,加上他自己的努力,學長成為獨當一面的優秀役員,擔任地區長的職務,為地區以及所屬支部信徒奉獻自己的力量,也誓願要把能夠獲得絕對幸福境界的正法傳遞出去,充滿動能地去做下種折伏的工作。

自己折伏的人有這樣的成長,除了開心之外,也燃起想要繼續折伏的信念。去年和今年雖然達成了折伏的目標,但我希望繼續把這獲得幸福的妙法傳遞出去,今年陸續對五位對象做下種,其中也包含自己的家人,期待妙法的佛種,能夠早日在他們的生命中發芽。為此,必定繼續努力唱題、祈念、行動,為佛法的廣宣流布而努力。


更多體驗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