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百日間唱題行後,達成七人的折伏

以折伏品味信心的功德

摘譯自『大白法』二○二一年五月十六日號


宮崎縣小林市 實報寺支部 仮屋禮子


在遇到信心之前,我的人生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痛苦的人生」 。

總是依賴能量石或是能量氣場,想讓人生有些好轉,認為「沒有什麼是靠自己的努力不能克服的」 ,拚命努力地活了下來。結果,不明原因引發急性肝炎,被失眠所困,覺得全身到處都疼痛,身體狀況每況愈下,醫院開了許多藥物,服用後總算撐了下來。

下班回家注意到的寺院

當時我擔任護理師的工作,某天晚班下班沿著馬路回家時,一間寺院的燈光慢慢吸引我的注意。心想,亮著燈的裏面在做什麼呢?

過了一會兒,我停下腳步,讀著外面白牆上張貼的字句。其中的:

「妙乃蘇生之義也。」(御書 三六○頁)

「冬必為春。」(御書 八三二頁)

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接受折伏,去「那座寺院」

這座寺院就是我現在所屬的實報寺。我覺得那一天,是我朝向入信的開始。

有一天,從事營業工作的比江島淳二先生來到我家。第一次與比江島先生見面,他立刻從我疲憊的表情中,看出不尋常的狀況,於是,懇切地對我說自己信仰日蓮正宗,以及信心的好處。

從他的話中,聽出就是我想去看看的寺院,驚訝於和自己的想法一致,感到十分喜悅。心想既然是這樣,希望他早點帶我去寺院。

幾天後,我參詣實報寺,聽了住職(河野正朗尊師)的談話,下定決心「就是這裏了」 。

接受授戒後,比江島先生告訴我,他入信的動機以及過去的體驗。我一邊請教的同時,心中充滿了感謝。這已經是八年前的事了。入信之後,也遇到許多的事,但是受到御本尊的守護, 全部都迎刃而解。

另外,當時是班長的比江島先生,今年開始成為實報寺的講頭。

作為家中繼承人,盡追善供養

我作為家中繼承人,照顧起父母的生活起居。母親在六十七歲時罹患大腸癌離世,之後就和父親一起生活。

父親心臟不好,又陸續罹患胃癌和直腸癌,為了手術治療,頻繁進出醫院。

父親在病魔的折磨下非常痛苦,每天回家後,不管看不看得到我的臉,總是抱怨身體相當不舒服,對於每天在醫院耗盡心力做好護理工作的我來說,這樣的生活,讓我身心飽受煎熬。拜託姊妹給予協助都充耳不聞,覺得疲憊不堪,還好每天早上參詣寺院做勤行,認真唱題祈求情況好轉。

在那期間, 「想和爸爸一起信心」的念頭越來越強烈,終於能夠讓父親入信了。心想已經步上軌道能夠安心時,父親卻聯絡姊姊,說被我強迫入信,沒住在一起的姊妹相當憤怒,連同家人、親戚到實報寺去興師問罪。

結果,姊姊們說要照顧爸爸,甚至強行逼迫我要立刻停止信心。但是我已下定決心,不管遇到任何事都要貫徹信心,因此每天祈願能與御本尊一起過著安定的生活,可以的話,想住在離寺院近一點的地方。

於是,找到能夠立刻入住的房子。不僅附帶家具和電器用品,距離寺院也只有三百公尺,是遠遠超過我祈求的物件,由衷地感謝御本尊。能夠不遷就他人地安心信心,然而,父親卻無法體驗到信心的喜悅,被姊妹們送到她們住家附近的安養中心。

身為繼承人卻不能實現在家照顧父親的心願,父親就撒手人寰。姊姊以喪主的身分,以他宗的儀式為父親舉辦告別式。

遺憾的是,姊姊們想的只是父親留下來的土地和現金而已,不過,現在的情況全部都是自己過去所做的果報,因此能夠坦然接受,冷靜處理。並且認為,以每天的勤行和塔婆供養去做追善供養,是信心的我的責任,感受到能夠心平氣和地唱題,是非常幸福的。

跟隨前輩的腳步,認識、實踐折伏

入信之後,立刻聽到「折伏」這句話,但對於究竟要做些什麼、該怎麼做,完全摸不著頭緒。一度想要了解折伏到底是什麼,於是請壯年部的平林先生帶我參加折伏活動。

跟隨著前輩,體驗到何謂折伏,如同「相逢自是有緣」這句話,以「和自己有緣的人全都是折伏對象」的心情,平時即誠懇地傾聽對方所說的話或是商量的事情,有機會的話,就帶入信心的話題。像這樣,已經和大約兩百多人談論佛法的話題。

在總是想著折伏的生活中,遇到了不可思議的緣。

剛才提到的好條件的住家,在我之前住著一名算命師。某一天,有一位池畑先生突然來找那名算命師,我告訴他,算命師已經不住在這裏了。但忽然靈機一動,會來找算命師,一定是遇到什麼煩惱的事,於是藉此機會跟他說信心的話題,了解到池畑先生正為生病而煩惱。

接著,把我自己的體驗告訴他,以及關於生病原因的因果報應的道理,認真地折伏他。池畑先生的入信,是我第一位折伏成功的對象。另外,得知這間房子的屋主,是我負責照顧的病患,感受到不可思議的連結。

以百日間唱題行為開始,誓願更加努力佛道修行

之後,也是不停做折伏的結果,去年成功折伏了七人。

去年百日間唱題行開始的同時,下定決心,只要自己的時間許可,要為佛道修行所用,開始做家庭訪問。在七月熊本豪雨之際,青年部的東坂先生在人吉市的老家遭受到災害,因此前往幫忙。當時,心中只想著要做折伏。那是因為在我十八歲時,遭遇到相同的災害,才新蓋好兩年的房子全毀。而且記憶中,在家的上方有一間神社,完全沒有守護的作用。於是在整理收拾時,找機會跟東坂先生的母親說,錯誤的宗教不會守護我們。

像這樣,在每天的活動中,發現兩名住在公司宿舍的學生,持有「偽本尊」 ,於是祈念無論如何都想跟他們談談,然後帶了其中一位中原先生去寺院,順利接受了勸誡。當然,這是在知道工作場合中禁止傳教的行動。過了幾天,我被負責人叫去問話。似乎是另一名某團體的會員,把我的行為全部報告上司。

負責人說, 「妳應該知道在工作場合中不能傳教吧。 」提醒我注意,我說, 「雖然知道,但是不能明知對方會不幸,卻眼睜睜地無視。 」反而努力折伏負責人。談話結束後,我說, 「不管最後懲處的結果如何,我都坦然接受。 」負責人回以, 「妳的工作考績相當高,不會要妳離職。 」結果是調離目前的工作地點。

從側面來看,調離現在的工作環境或許是不好的事,但是對我來說,卻是調到好條件的工作場所,反而讓我如願調到夢寐以求的地方。

折伏中原先生的這件事,雖然在新的工作地點也有問題發生,但是在平時聽我說話的人,成為「變化之人」來支持我。有了解我是以什麼樣的心境來談信心的人,真的是非常感謝。

折伏對象不斷出現

以前,和親戚談過有關樒樹的事。這位親戚記得此事,還替我介紹了種植樒樹的人,於是認為這是一個折伏的機會,便向他說有關做御供養的尊貴體驗,也給他實報寺的簡介。將整個過程報告住職,十一月十六日請住職直接折伏他。雖然沒有達成折伏,但我仍持續祈念他能入信。

同樣是十一月的事,某日的晚勤行時,電話突然響了,勤行結束後回撥電話,是過去和我同年級的岡原女士,時隔三十年後突然打電話來。
她說, 「國中時期欺負仮屋女士的事,無論如何都要直接向妳道歉。」
我已經不記得這件事,但是對方相當堅持,於是請她到我家來。在談話中,了解到岡原女士身體陸續出現毛病,並且因為這些毛病,從大阪回到小林市的老家。真的是相當嚴重的狀態,於是問她, 「不會是某團體的會員吧?」結果她回答「是」 。
我馬上打電話向寺院報告,兩人一同參詣寺院,請住職指導。之後,岡原女士返回大阪時,由於擔心她的御本尊是「偽本尊」的可能性相當高,因此告訴她特徵,請她回去之後要告知結果。
不出所料,果然是「偽本尊」 。但是,連自己是如何加入某團體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岡原女士拂除謗法後,在十一月十四日接受授戒。
十一月二十三日,住職為了替岡原女士安置御本尊而前往大阪。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難得的機會,一直鼓勵岡原女士要全家人在家迎接。
當天,引頸等待岡原女士的聯絡。晚間,從同行的信徒口中得知,入佛式結束後,前往大阪的平等寺參詣,五名家人都接受授戒。我感動到眼淚奪眶而出。現在,仍用電子郵件或電話等持續鼓勵、育成在大阪的岡原女士。
剛才發表的折伏的七個人,全都是自動找上門來的,只能說這是每天的勤行、唱題和百日間唱題行的功德。

正直單純,不摻雜我見

反過來看,對於父親入信相當憤怒,到寺院找麻煩的親戚,每個人的遭遇都相當辛苦,姊姊飽受胃癌及大腸癌之苦。活在謗法中的姊姊和妹妹充滿怨恨,陷入對金錢等的欲望漩渦中,至今還是聽不進佛法的話。

我自己也是在三年前的某天早上,起床時一陣暈眩,全身無法動彈,被救護車送到醫院。由於查不出病因,被送到教學醫院做詳細檢查,結果是罹患乾燥症候群以及雷諾氏症等難治之病。治療方法只有服用類固醇的藥物,但是目前還沒有必要服用,先觀察即可。業病得以輕受,這是託御本尊所賜的最高妙藥之福,讓我日日抱著感謝之心。

住在延岡市的女兒,看到我和過去完全不同,即使有病在身,仍然精神抖擻,也深深感受到信仰的偉大。於是,我在每天感謝御本尊的同時,也懇切祈求能讓女兒夫婦、孫子們一同來信仰。並且得到住職的許可,把鼓勵的電子郵件,傳給女兒夫婦,讓他們也能了解指導的內容。
去年,遵照住職的指導,單純地實踐,確實感受到御本尊把必須折伏的人送到我面前。正因為讓我體會到不是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而是透過唱題磨練心,用被磨練過的心,虛心地接受指導,不摻雜我見地以慈悲心去做的,就是「折伏」 ,因此,現在充滿了想把我的體驗分享給各位的心情。
在「宗祖日蓮大聖人聖誕八百年之年」的今年,讓我們更加累積異體同心的唱題,向折伏邁進吧。



實報寺門前張貼的大聖人聖訓,引領仮屋女士入信。



仮屋女士(前排中) 與河野住職(前排右一) 合影



更多體驗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