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中感受到的功德

法宣院 南台本部‧台南支部 李政賢


我是台南支部南西地區的李政賢,目前擔任台南支部副主任兼南西地區長役職。這次,想和大家分享信仰中感受到御本尊無量無邊的功德,以及諸天的加護,使生活平順的經歷與體驗。

入信的契機

我入信的契機源自於我的父親。父親原本是無神論者,某天與母親吵架而有輕生的念頭。之後,他去找我堂姊(現任台南支部主任李麗琴),堂姊家裏安置著御本尊,她也經常向父親下種,父親初次見到御本尊的瞬間,就感受到御本尊釋放出萬丈光芒!

就這樣,父親單純地入信。入信之後,積極參與寺院的各項法會、告別式等等。有一天,突然跟堂姊說,日蓮正宗的告別式非常莊嚴,自己臨終時,也要用日蓮正宗的告別式。堂姊就說,「你兒子必須也要信仰,當告別式的願主,才可以用日蓮正宗的儀式。」我聽到堂姊這樣說,基於對父親的孝心,就入信了。

民國九十六年八月接受授戒,之後,並沒有特別的感受,便沒有積極地信心。四年後的民國一百年時,第一次感受到妙法的功德。

由於太太在工作上面臨失業的危機,得知太太近況的堂姊,關心地到家裏唱題鼓勵她。持續堅持了兩週後,太太找到了合適的工作,因此下定決心,帶著兩個兒子入信,讓我們成為全家信仰的家庭。

發心的契機

我真正發心是在一○二年四月的某一天,到堂姊家修理東西,意外發現她手機中顯示的聯絡人,竟與自己同名同姓,馬上想起高中時期,似乎也有這樣一個同學,心想,該不會那麼巧吧。經過詢問後,確認是二十幾年不見的老同學。聽堂姊說,同學當時的情況非常不好,正處於經濟苦、婚姻不順的窮途末路,雖然帶著其他信徒去折伏他,卻不斷被拒於門外,於是堂姊便請我去折伏他。我想,應該是御本尊早已安排好了,在與老同學分享完妙法的體驗後,他便順緣地決定接受授戒,之後也積極地參與信心活動,實踐信心,在不斷累積功德下,同學發現身旁的惡緣轉變為善緣,狀態也穩定許多。

在他信仰五個月後,我們竟然不約而同地在同一天下附御本尊,因此深感身為介紹人的自己,為了能夠好好育成他,必須更加精進。這也是我真正發心的契機。

兒子的體驗讓自己更加確信

兩個兒子從小都懷抱著當老師的夢想。大兒子在御本尊的守護下,求學之路可說是一帆風順,高中考上最適合他的學校;在考大學學測的數學科目時,應該是諸天善神的守護,作答後再檢查一遍,才發現剛剛寫的答案幾乎一半都寫錯,還好及時修正,否則無法如願考上高雄師範大學生物科技系。

大學畢業後,參加第一次的教師甄試,心想成績優異的他,一定可以順利錄取。放榜當天,在寺院服務的我,原以為回到家就能接獲喜訊,沒想到開門進屋後,看見妻兒坐在御本尊前邊哭邊唱題,當下有些鼻酸。

不過,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兒子非但沒有因為這次的失利,而對御本尊產生懷疑,反而轉過來安慰我,會再接再厲,絕不放棄。我也相信這是看穿三世的御本佛所做的最適合的安排。果然不出所料,在某次參加廣布唱題會後的回家途中,兒子接到學長電話,表示他的母校有個代理教師的職缺,兒子聽聞後二話不說地答應。代理一年後,再次報名錄取率僅有千分之二的全國聯招,終於順利考上正取。

經由此事,讓我強烈感受到『經王殿御返事』中,「法華經之劍唯信心之勇者所用。如虎添翼也。」的教示,透過一心信行御本尊,諸願皆可成就。也從兒子身上,看到對御本尊無疑曰信的姿態。

接任役職

我原本是在沒有勞健保的工廠工作,一做就是十年。在一次機緣下,透過別人的介紹,轉行當洗腎診所的司機,得到同事長官賞識,在兩年內就加薪三次。也因為這個工作,讓我遇到更多病業的人,可以做下種折伏。

其中,有一位不到五十歲的洗腎病人,他每天都有輕生的念頭,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過日子,於是我開始與他分享妙法,帶著他一起唱題,從那之後,他都會主動說要唱題,現在的他,不管在心態及身體方面都有很大的轉變。

隨著信仰時間的累積,我也接任了役職,以身為支部及地區領頭羊的使命感,期許自己必須更加努力信心,盡力外護寺院,以成為信徒的模範。擔任役職後多了一份責任感,讓我學會用更廣的角度去思考,如同『立正安國論』中所說的,「蒼蠅附驥尾而渡萬里,碧蘿懸松頭而延千尋。」感謝御本尊讓我能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世界。因此,我也經常鼓勵其他信徒,若想精進信心修行,擔任役職是最佳途徑。

我登山過四次,每次的登山,我都把握機會與其他寺院的信徒和前輩們交流,學習對方的經驗,充實自己,每次也都有意外的收穫,讓我能夠重新調整自己,再去做折伏育成。我時常向組員說,如果看到我鬆懈怠惰時,一定要立即提醒我,拉我一把。法華講的組織,就是為了讓我們彼此互相鼓勵、互相扶持而存在的,不是嗎?期望未來繼續與大家在廣布之道上邁進,以題目為根本,提升信行學的佛道修行,開啟生命的最高境界,獲得至高無上的幸福。

李政賢夫婦合影

更多體驗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