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的緣

妙照院 東台本部‧羅一支部 劉來妹



我是羅一支部的劉來妹,來自千里之外的印尼客家華僑。來台之前,一直在成衣廠工作。工作之餘,會到各地拜拜,跟一般的印尼人一樣。當時的老闆鼓勵我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但他只說「南無妙法蓮華經」很好、很重要,其他都沒說,也不會說。而我則是既不排斥、也不懷疑地每天唱念幾句。心想,反正多信一個宗教,也是好事,完全陷入多拜多保佑的謬誤中。

不可否認的,即使每次只是唱念幾句題目,內心就非常地平靜舒坦。可惜之後並未持續,這應該就是「受易持難」吧。殊不知,其實與御本尊的深厚之緣,已經悄悄地開始啟動了。

兩年後,也就是民國八十六年,突然想結婚,想告別單身無依的生活,於是和兩個同鄉姊妹,隨著印尼華僑來台灣相親。現在想想,自己當時真的是被「結婚」二字沖昏了頭,完全忘記必須在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之地,跟命運之神賭注不可預知的未來。但我不畏懼,自認具有客家人刻苦耐勞的優點,相信在台灣,一定會找到我的幸福。

連結與御本尊的深厚因緣

八十六年九月初,抵達相親地的羅東文華家,他太太是我的同鄉,也和我相親的對象黃振山是同事,在羅東鎮公所清潔隊服務。兩人都是二代信仰,父母皆於六○、七○年代就信受妙法,是日蓮正宗的信徒,家裏也都安置御本尊。我想這樣的巧合,一定是御本尊賜給我的,一定要緊緊抓住。黃先生終於選擇了我,於是就在文華家的御本尊前,誓願成為好媳婦、好太太和好媽媽。

九月二十一日,婆婆帶我到本興院接受授戒,十月十四日於本興院舉行結婚式。這一連串的喜事,如非過去的深緣,是無法成就的,真誠地感謝御本尊。

經由印尼的老闆下種,在台灣開花結果,也順利地完成結婚心願。大家為我高興,成為日蓮正宗的信徒;但也擔心,婆媳和夫妻會因語言及文化生活的差異而發生問題。婆婆的信心強盛又單純,雖然嚴格但不難相處,尤其非常疼愛獨子。常在先生上班時(晚上十一時到隔日上午六時),起床為兒子唱題,祈念工作平安順利。總之,只要一有空就唱題,有時也要我加入。白天因要做家事,常忙得不可開交,半夜總想好好睡覺,所以表面順從,內心卻一點也不快樂,只是虛應故事而已。

憨厚的先生在職場常遭到霸凌,但他選擇原諒,總說有信心的人一定要比他們更努力、更幸福。在職場拚鬥二十五年,於一○七年順利退休,還獲得縣長頒發優良模範勞工獎。他自認體力還可以再轉戰其他職場,加上閒不住,所以又開始找工作。一○八年一家三口參加初登山後不久,就獲得目前最適合他的工作,幫忙廣興橋至三星牛鬥橋兩旁的道路及水溝的整理清潔及美化環境,每天來回十餘公里邊走邊撿垃圾,不但可以賺錢還可以強身,並為環保盡心力。現在的他非常快樂,這都是因為信心單純,每天落實勤行唱題,因而能夠心想事成。

自己再發心的契機

民國九十一年東台布教所成立後,先生擔任兩任的組長役職,盡心盡力地奉公,只可惜每年的折伏目標皆未達成,覺得對不起佐藤前主管。我心想,自己不能再逃避,該接棒盡一己之力了。

九十七年接手當組長,感覺很充實。感謝組員們的幫忙,加上自己決意再發心,所以很快就達成年度的折伏目標。不但全組高興,連佐藤前主管都豎起大拇指誇讚。

有了前主管的鼓勵,每年折伏必定採行團體戰,因而每每領先其他組,達成折伏目標。從民國一○○年至一○六年,只要組達成折伏目標,組長就可以得到當年的墨寶,順序為聞、信、戒、定、進、捨、慚的七寶。這貴重的七寶全部都在我的寶藏盒裏。很多人問我,新住民語言上有隔閡,如何折伏本地人呢﹖從自己再發心後,至今我已折伏好多印尼同鄉和在地的朋友,不分男女,真的好開心。只要真誠以待,先向御本尊祈念,再邀約信徒一起登門造訪,一次、兩次......,對方會感動的。不是單打獨鬥,折伏採行團體戰,大家彼此互補、分享及學習,不但安全性高,成功率也比較大,同時也可以培育折伏的人才。

去年是艱困的一年,感念浦上主管的苦心,我於七月就已達標。今年疫情更加嚴峻,折伏育成必深受影響。這也是第一次感到憂心,無法達成份內的目標。好友們都互相打氣,除了防疫外,一定要落實勤行唱題。真誠地向御本尊祈念,讓大家都能恢復日常生活,我們也準備挽起袖子努力向前衝了。

孩子的蛻變

我的獨子立旻,從小白白胖胖的,每天跟在身邊勤行唱題,無論在學校或親友間都表現得宜,受大家喜愛。小六時,在浦上主管親自指導下打太鼓,鼓藝精湛深獲好評。我們常帶著他參詣寺院,參加各種法會,是大家羨慕的幸福小子。

上了國中後,叛逆行為也不免俗地出現。手機不離身,放學回家連飯都不好好吃,躲在房間玩,也不認真勤行唱題。國中會考前我們很擔心,但在重要時刻,他知道要好好拜託御本尊的守護,每天到寺院參加晚勤行,所以考得不錯,上了第一志願的學校。

但上高中後兩個星期,就和同學起衝突,而且還持續上網玩遊戲,經常玩得忘了吃飯,造成腸胃不適,讓我們傷透腦筋。於是特地申請祈念,希望他儘早回歸日常。

不久,發現他出現不安及害怕的情形,常會躲起來哭。並曾問信徒,在網路上嗆人,是否會被提告,會不會被判刑等等。大家除了安慰他,並提醒他要好好向御本尊祈念,以及要感謝御本尊。沒想到這次擔心網友提告的事件,讓他大轉變,認真勤行唱題,不但對方已退出群組,兒子的腸胃也正常了,還會開心地打太鼓,每天都要我們陪他到妙照院做晚勤行。沒課時,在妙照院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也經常跟著我到寺院值班。總之,非常喜歡妙照院,一天沒去會渾身不舒服。最近,因為疫情嚴峻升為三級警戒,無法到妙照院參詣,因此每天在線上跟著主管一起勤行唱題,真心祈念疫情趕快平息,早日還給大家正常的生活。

真的感謝台灣的朋友接納我,沒有因為我是新住民而歧視;更感謝各位蘭室之友的幫忙,讓我在信心之路跨出穩健的步伐;最感謝的,還是御本尊的厚愛以及浦上主管的關心。我們一家會更加精進於佛道修行,來回報御本尊的大恩。



更多體驗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