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正確的信心姿態

花東布教所 花東本部‧花蓮支部  方惠珍


我是方惠珍,是太魯閣族原住民,所屬為花蓮支部花北地區。我在母親的折伏下,於本興院接受授戒。和先生從十六歲就開始交往,母親折伏原本是天主教徒的先生,表明:「要和我女兒交往的話,就不要再信天主教,要信仰日蓮正宗。」先生因此而入信。先生在兩次折伏下就入信,我想,他是少數順緣的人。

民國九十三年,於本興院下附御本尊。現在有三個孩子,從母親那一代算起來,一家三代信仰日蓮正宗。九十三年到一○二年間,則住在桃園。

說起來真不好意思,我們一家人真正的發心,是在最近兩年多,雖然入信後不久就安置御本尊,但平常只是題目三唱而已,也很少參詣寺院。我帶著很容易生病的業,年輕時就經常生病。可能也是我的罪障影響,長女從小就有嚴重的氣喘,經常進出醫院。有時咳嗽很嚴重,也造成氣管的損傷。在諸多原因之下,特別是考慮到長女嚴重的氣喘,於是在一○二年,從都市搬回空氣清新的故鄉花蓮。

重新發心

我們全家重新回到花蓮時,花東布教所是初代責任者濱崎尊師在任的時候。我們必須在濱崎尊師的指導之下重新開始。但是,過去什麼都沒學習的我,根本不知道該做些什麼。這時,住在同地區的歐秀梅,看到我們家沒人會做勤行,便教我勤行。她一直陪著我,一個字一個字、仔細且嚴格地教我發音。

接下來,雖然我已經能夠一個人做勤行,但不可思議的,只要想在家裏勤行或唱題時,就會有人來家裏找我、打電話給我,或發生小孩身體不舒服等等的事情。這些都是魔的阻礙,每次都以「現在,一定要做完勤行」的堅定決心,關起窗戶和玄關的門、關掉手機,專心地勤行、唱題。

當我能夠做勤行後,就換我來教其他人,和先生一起做勤行。然後,先生也學會勤行,並且每天都實踐,於是,就以先生為主,來教長女勤行,一家人也在「無論什麼事都在勤行後再去做」的意識下,慢慢建立起以勤行為中心的生活。現在九歲的長男和六歲的次女,也有樣學樣地坐在旁邊一起勤行。在御本尊的功德之下,長女的氣喘隨著長大而得到改善,到中學畢業都幾乎沒有再發生。很感謝濱崎尊師的指導,和法華講員們的鼓勵,讓我們能夠漸漸地融入信心。

濱崎尊師調職後,第二代關戶尊師就任。關戶尊師的時代,我們只想到自己的利益,沒有認真思考寺院的外護。但是,我們一家一直確實感受到御本尊的加護,更在御講和指導會等,聽聞關戶尊師嚴格的指導,慢慢思考身為布教所的信徒,我這樣的信心可以嗎?而先生似乎也有這樣的想法。

捨棄我見,學習正確的信心姿態

近藤責任者就任後,之前的「我這樣的信心可以嗎?」的想法,漸漸轉變為對布教所升格寺院,以及必須認真外護寺院的觀念。這也是因為感受到,一位日本人尊師來台灣定居,執行寺院的運作,並不是理所當然的事。

這個契機是在近藤責任者就任後,看到長子,馬上抱起來說:「啊,還是那麼可愛!長大了呢!」我們並不認識責任者,因此以為,尊師一定是把我的孩子和別的孩子搞錯了。隔月參加御講的時候,責任者拿著一張照片說:「找到了!找到了!」然後送給我作紀念。那是近藤責任者抱著男合照的照片。

                         

原來,近藤責任者於一○三年四月調任台灣,在本興院在勤,五月份,當時的北北本部青年部前來花蓮,和花東本部青年部一起辦交流會。交流會當時,責任者和我都沒想到,會以現在這樣的情況再次見面。真實感受到,赴任的尊師與當地信徒間,有著無法用巧合可以說明的深厚因緣。在濱崎尊師、關戶尊師在任的時代,我尚未注意到這一點,真是感到抱歉。

責任者曾指導:「經常聽到,寺院剛建立時,初代住職經歷了從無到有的建立辛苦。第二代住職時,信徒覺得跟初代住職的個性和指導方法不同而困惑,無法單純聽從。經歷了三代、四代的住職,終於親身了解,因為僧侶的個性不同,指導方式也不同,也才能柔軟地遵從指導。因此,初代住職有初代住職的辛苦,二代住職有二代住職的辛苦,第三代的我和前兩任相比,沒有那麼辛苦唷。我們必須要了解前代住職們的辛苦。就算是現在才感受到和前代住職們的因緣,能夠感謝並努力精進,就很好了。」

去年開始,全家以布教所升格寺院為目標,為了寺院的外護,只要是布教所需要的事務,都積極參加。我從今年開始接任組長,其他則和長女一起參與日常的受付台服務與法會時的獻膳組。另外,我們地區輪到大掃除時,也積極地全家一起參與。我服務的時候,主要靠先生照顧長男和次女。今年是花東布教所創立的第十一年,也特別剛好是日蓮大聖人聖誕八百年的階段。

在近藤責任者的指導下,為了實現夢想,希望以信心為根本,凝聚全家的力量,度過今年這一年。

更多體驗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