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御本尊的安置

善淨院內   近藤成觀尊師回答

 為什麼家中最好要安置御本尊呢?


由於御法主上人猊下的慈悲,在家中安置御本尊,是為了信徒的信行增進、功德成就。因此,身為日蓮正宗信徒,以安置御本尊為目標,努力信行,是應有的信心姿態。

在日蓮正宗,御本尊是信仰的對象,是功德的根源。遵從本佛日蓮大聖人的教示:

「日蓮魂魄注染於墨而書之,當信也。」    (御書   六八五頁‧『中文御書選集』  八八頁)

為了一切眾生的成佛,將身為本佛的生命,圖顯為「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之後,由第二祖日興上人相承,現在,由當代日如上人猊下嚴護於奉安堂內。

大聖人於『本因妙抄』(『法華本門宗血脈相承事』、『血脈抄』)中教示:

「血脈及本尊之重要,在於日蓮嫡嫡座主傳法之書,塔中相承之稟承唯授一人之血脈也。」    (御書   一六八四頁)

教示「關於御本尊的一切,是僅限於御法主上人的權能」。日蓮正宗各末寺安置的御本尊,和下付給信徒的御本尊,全部都是御法主上人「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的寫本。御本尊的左下書寫著「奉書寫之」,「之」即是指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

本來,就我們弟子檀那的立場,應該經常參詣總本山大石寺的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然而,事實上因為距離或工作等問題而極為困難。為了信徒平日的信心修行,還有,為了至今仍與正法無緣的人們,在御法主上人猊下的慈悲之下,在各地建立作為弘通之法城的末寺,安置著書寫戒壇之大御本尊的常住御本尊。

因此,也必須每天參詣寺院。但是,對於有工作和家庭的人來說,每天參詣早勤行、唱題行、晚勤行也很困難。加上大聖人於『檀越某御返事』(『四条金吾殿御返事』)中也教示:

「須領會工作也是佛道修行,要精進。」    (御書   一二二○頁‧取意)

在社會上的言行舉止、對社會的貢獻,都與折伏息息相關。並不是說,輕忽工作和日常生活,只要參詣寺院就好。

因此,為了便於信徒致力於勤行、唱題、折伏等佛道修行,允許各家下付御本尊。另外,在自己家中安置御本尊,做供奉水、佛飯、打掃等的侍奉,能夠更加增進信行及成就功德。

第二十六世日寬上人教示:

「即使授戒,若無本尊,亦無特別之力。」(致福原昭房之函)

授戒之後雖是從內得信仰開始,但為了更進一步的信心修行,在自己家中安置御本尊是必要的。身為日蓮正宗信徒,積極努力下付御本尊,非常重要。

不過,並不是說誰都可以輕易在自己家中安置御本尊。大聖人在世時,名為「大尼御前」的信徒,雖然歸依大聖人,但在大聖人遭遇龍口法難、流放佐渡時,曾經一度退轉。大尼御前在大聖人佐渡流罪獲赦,進入身延後,提出御本尊下付的請願,但大聖人以信仰上條理的重要性,並未許可御本尊下付。

第二祖日興上人亦於『富士一跡門徒存知事』中:

「在家出家之中,或捨身或受傷,或從所住之處被追放,若仍持有一分信心,因對彼等不勝感激而書寫之云云。」    (御書   一八七二頁)

教導只對實踐不自惜身命之信心的僧俗,許可御本尊下付。

宗開兩祖如此嚴格的態度,為本宗御本尊下付的傳統。因此,對於御本尊下付的申請,代理御法主上人的主管、住職、責任者,皆以「是否有能夠保護御本尊的信心」、「是否會因安置御本尊,而更加努力於信心修行」等,在深思熟慮後做出判斷。

為了報答御法主上人猊下的慈悲,讓我們在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的指南,所屬寺院主管、住職、責任者的指導下,精進於勤行、唱題、折伏吧。

更多問答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