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旨建立與日蓮二字

青年部活動教材

(摘譯自『妙教』第三一六號)

於末法亂世出現的日蓮大聖人,是引導所有人成佛的御本佛。

大聖人於宗旨建立後,為了救濟眾生,賭上身命,弘揚南無妙法蓮華經的教說。古今中外出現的許多聖人、賢人中,一身承受各種危及性命的大難,堅持弘揚真實佛法的,只有大聖人一人。

結束遊學之旅的蓮長(大聖人),回到故鄉安房國(現在的千葉縣)的清澄寺。建長五年(一二五三年)春天,大聖人三十二歲時,在經過深思之後,堅定了即使發生大難,也必須弘通「南無妙法蓮華經」之大法的不退轉決心。

接著,四月二十八日,大聖人於黎明前登上清澄山嵩之森的山頂,向著東方昇起的太陽為首的宇宙法界,唱出「南無妙法蓮華經 南無妙法蓮華經……」的題目,建立宗旨。

對於當時的心境,大聖人曾經述懷:

若說出一句法華經的教說,父母、兄弟、師匠必招來國主之王難。若不說就是無慈悲,對照經文來看的話,不破折錯誤的教說,今生雖然無事,後生必墮無間地獄。並且已經覺悟,若是破折他宗教說,必然會有三障四魔競起。」(『開目抄』 御書五三八頁‧取意)

大聖人唱出的南無妙法蓮華經,乃是:「根據經文來看時,現在已經相當於後五百歲的開始,南無妙法蓮華經必定自東土的日本出現。」 (『顯佛未來記』 御書六七八頁‧取意)

「日蓮慈悲廣大之故,南無妙法蓮華經除了末法萬年之外,也流布至未來。此妙法具有開啟一切眾生之盲目的功德,堵住前往無間地獄之道。」(『報恩抄』 御書一○三六頁‧取意)

如同教示,南無妙法蓮華經是為了救濟一切眾生,從「東土的日本」出現,跨越末法萬年以至未來,流布於全世界的最尊貴、殊勝的教說。

日蓮二字

藉由宗旨建立的契機,大聖人將名字「蓮長」改為「日蓮」。

法華經涌出品第十五中說示:「不染世間法 如蓮華在水」(法華經 四二五頁)

此外,如來神力品第二十一亦教示:「如日月光明 能除諸幽冥 斯人行世間 能滅眾生闇」 (法華經 五一六頁)

關於日月與蓮華,大聖人曾教示:「明豈過日月,淨豈勝蓮華哉。法華經乃日月與蓮華也,故名妙法蓮華經。日蓮又如日月與蓮華也。」 (『四条金吾女房御書』 御書四六四頁)

亦即,「日蓮」之名即像太陽照耀一切的幽暗,如同蓮華出自淤泥卻開出清淨的花朵一般,教示大聖人正是為了照亮末法萬年一切眾生的幽暗,清淨此濁惡世間而出現的御本佛。

大聖人教示:「自稱日蓮之事亦可云自解佛乘。」(『寂日房御書』 御書一三九三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二八頁)

闡明自己的名字即是展現佛的境界。

救助迫害者的大慈悲

在大聖人出現的時代,不僅是日本,世界各地都因戰爭等各種的災禍,使得民眾的苦惱已達臨界點。特別是歐洲自十一世紀末開始的十字軍東征、蒙古帝國侵略鄰近各國等,致使社會和人心皆是荒廢混亂的狀態。

像這樣,世間之所以動亂,人們不幸的原因,皆是因為惡法廣傳。為了將人們從災難中救出,回到和平的社會,唯有廣宣流布南無妙法蓮華經一途。

大聖人為了「立正安國」,勇敢地實踐折伏,揚正法正義。

但是,當時鎌倉幕府的權力者和他宗的僧侶,教唆念佛宗、禪宗、律宗等謗法者,憎恨大聖人,並加以激烈的迫害。此外,當時民眾因畏懼掌權者,而迫害大聖人。法華經勸持品說示:「恐怖惡世中 我等當廣說 有諸無智人 惡口罵詈等 及加刀杖者」 (法華經 三七五頁)

預言於末法之世弘揚正確佛法的人,會遭受到危及性命的各種迫害。如同此法華經的預言,流罪、死罪等大難、小難,紛紛落到大聖人身上。

大聖人忍受這些大難,貫徹折伏弘通,除了救濟一切眾生之外,別無其他目的。此大慈悲的對象,也包含迫害自己的國主和民眾。

「我自宗旨建立以來,二十八年間,只是努力將妙法蓮華經的題目,置入日本國一切眾生的口中。這和母親努力將乳放入嬰兒口中的慈悲是一樣的。」 (『諫曉八幡抄』 御書一五三九頁‧取意)

「一切眾生的苦,全部都是日蓮一人的苦。」(御書 一五四一頁‧取意)

如同這些教示,大聖人擁有救助所有人的深厚慈悲。

折伏正是慈悲行

大聖人的一生,是忍耐各種的苦難,弘揚妙法的尊貴一生。為了讓全世界的人們獲得幸福,圖顯出世本懷的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今日,直至第六十八世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大聖人的佛法脈脈地繼承著。

對於大聖人用盡一生所教導的破邪顯正,也就是將大聖人的正確教說,告訴苦於謗法毒害的人們,向著廣宣流布做折伏行,是我們的重要使命。

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指南:「唱念題目,以其功德與歡喜去做折伏,救助他人,相當重要。折伏就是慈悲行,因此是最高的佛道修行。透過折伏,也能夠解決自己的各種煩惱。無論是今日的煩惱,或是從過去帶來的過去遠遠劫的種種煩惱,都能夠透過折伏而解決。」(『功德要文』 一九四頁)

我們對深陷於人生的苦惱,於不幸中苟延殘喘的朋友、認識的人,告訴他們煩惱和不幸的原因就是謗法,引導他們朝向正確的佛法吧。

更多從藍而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