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時代與白法隱沒

以歷史來說,佛教是由三千年前出現於印度的釋尊所開創的宗教,這是一般人們的理解。不過,知道釋尊滅後的時代,區分為正法時代、像法時代、末法時代,以及隨時代變遷應弘通不同教經之事者卻不多。

釋尊滅後最初的一千年稱為正法時代。此時代中,釋尊的弟子迦葉、阿難等先弘通小乘教,而後龍樹、天親等破折小乘教而宣說權大乘教。

接著的像法時代一千年,中國的天台大師、日本的傳教大師出現,破折在中國與日本流布的教經,宣揚實大乘教之法華經的正義。

像這樣,釋尊佛教的弘通,是以引導該時代眾生的成佛為目的,有從低淺教義到深奧教義的順序,深奧教義興起,過去低淺教義即廢,分明有著佛教興廢的順序。

然後,經過正法、像法兩千年之後的時代稱為末法。關於末法時代,釋尊於『大集經』中預證:

「於我法中 鬪諍言訟 白法隱沒」(御書 八三六頁)

於末法,徒存釋尊的教說,釋尊佛法的威光勢力衰微消滅,完全喪失救濟眾生之力,即使修行也無證果,也就是無成道的時代。因此世間鬪諍興盛。

末法之世如同『勸持品』中所說:

「恐怖惡世中」 (開結 三七五頁)

『分別功德品』中說:

「惡世末法時」 (開結 四六一頁)

是攪亂人們的心與思考,既恐怖又充滿苦惱的惡世。

此外,『曾谷入道殿許御書』(『曾谷入道等許御書』、『大田禪門許御書』)中教示:

「今入末法二百二十餘年,五濁強盛,三災頻起,眾、見二濁充滿國中,逆、謗二輩散在四海。」(御書 七八一頁‧『中文御書選集』 一一五頁)

教示末法的社會,是充滿五濁之世。五濁就是劫濁、煩惱濁、眾生濁、見濁、命濁,是世間混亂之主要原因的五種污濁。在末法時代,此五濁特別旺盛。

劫濁是發生戰爭、疫病、饑荒等,世間混亂的時代之濁。

煩惱濁是由貪、瞋、癡、慢、疑的煩惱所導致的身心之濁。

眾生濁是充滿煩惱的人的集合,也就是社會全體之濁。

見濁是執著於自我,或無視因果道理而固執於自己的意見,把劣等之物視為殊勝之物的思想上的迷惑。

命濁是以煩惱濁與見濁為因所產生的眾生生命之濁。

由於如此的五濁充滿世間,引發各種的自然災害與疾病、戰爭等三災。

對於五濁強盛的惡世末法之樣相,日蓮大聖人於『法華初心成佛抄』中教示:

「人心險惡、貪欲瞋恚強盛,故爭戰盛行。」(御書 一三一一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一頁)

又教示:

「人既僻見,法亦無效驗,佛神亦無威驗,今生後世之祈願亦不靈驗,如此之時,天魔波旬乘機擾亂,國土常患饑渴,天下流行疫癘。」

(御書 一三一三頁‧『中文御書選集』 二○三頁)

現今在核武發展下,帶來一觸即發不安的國際情勢,為確保自己國家權益與擴張領土而增加軍備、破壞環境,導致氣候異常,又因天候不佳造成作物欠收與人心荒廢等,皆呈現出釋尊白法效力喪失的恐怖末法樣相,這在任何人眼中看來都是無庸置疑的。

然而,真實之佛救濟眾生的大慈大悲,即使是惡世末法之世也無盡地灌注,常住此娑婆世界說法的佛之化導,不會斷絕。反而五濁惡世的時代,是照亮末法萬年之闇的末法適時之大法興起,下種御本佛出現的時代。

釋尊於『神力品』中預證,在遙遠的末法時代,會有以示同凡夫之姿誕生的末法御本佛出現:

「於如來滅後 知佛所說經 因緣及次第 隨義如實說 如日月光明 能除諸幽冥 斯人行世間 能滅眾生闇 教無量菩薩 畢竟住一乘」(開結 五一六頁)

接受此經文的日蓮大聖人以:

「當今乃末法之始之五百年。如斯時刻上行菩薩當出現,授南無妙法蓮華經之五字,予日本國一切眾生,經文分明也。又當興流罪死罪明白也。」

(『右衛門大夫殿御返事』 御書一四三五頁)

明示於白法隱沒的末法時代,上行菩薩出現,授與一切眾生法華經本門肝心之南無妙法蓮華經的大法,因而遭受流罪死罪的大難,經文中清楚明白,又教示:

「思此經文之『斯人行世間』五字中之人為誰,應為上行菩薩再誕之人。」(『右衛門大夫殿御返事』 御書一四三五頁)

於末法之始,日蓮大聖人本身實際的行為,與釋尊所預證的上行菩薩之行為分毫不差,以此暗示其自身正是「斯人行世間」文中的「斯人」。實際上,除了日蓮大聖人一人之外,無其他一人實際親身驗證法華經中預證的數度大難。

以上行菩薩的再誕,出現於末法的日蓮大聖人所弘通的南無妙法蓮華經,並不是釋尊在世與正法、像法兩千年中,令眾生成佛的釋尊之法華經。而是秘沉於法華經文底的大法,久遠元初的本因下種之妙法蓮華經。日蓮大聖人於末法今時,原原本本地說出久遠元初的本法,建立引導一切眾生即身成佛之一閻浮提第一,出世本懷的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其故,日蓮大聖人的外用為上行菩薩之再誕,內證本地為末法之御本佛。

日蓮大聖人於『撰時抄』中教示:

彼大集經之白法隱沒之時,乃第五之五百歲當世之事無疑。但繼彼之白法隱沒後,法華經肝心之南無妙法蓮華經之大白法,於一閻浮提內有八萬之國,各國有八萬之王,各王以至臣下及萬民,如今日本國中四眾之口唱彌陀稱名,當令廣宣流布也。」 (御書 八三七頁)

宣說釋尊佛法隱沒,五濁亂漫的末法,正是向全世界廣宣流布法華經文底秘沉之南無妙法蓮華經大法的時刻。能夠於末法濁惡之世得到難得的人身,信受救濟末法萬年以至未來際之眾生的難值妙法的我們,是福德深厚的眾生。要確信在此惡世末法以廣宣流布為目標,實踐自行化他之信心修行的我們,弘通正法的使命與功德善根,實在不可計量。

御法主日如上人猊下教示:

「現在末法充滿謗法,因此許多人在不知不覺中受惡緣誑惑,因邪義邪宗的毒害,而無法從不幸的境界中脫離。為了救濟如此的人們,不是用正像過時的攝受,而是以破邪顯正的折伏,才是唯一最佳的方法,折伏才是救濟末法一切眾生最高的慈悲行。」 (『大日蓮』 第八六三號五八頁)

五濁惡世人心荒廢,在不符時代的謗法教說眾多的末法時代,抄寫經典、致力坐禪,或沉溺於一人安靜地冥想,都無法救濟自己與他人。引導人們到本門戒壇之大御本尊跟前的慈悲與勇氣的折伏行,才是自他都能獲得成佛的真正幸福,更是成就廣宣流布大願、構築真正和平與安住世界之佛國土的唯一方法。這就是末法時代「知時」的意義。

迎向二○二一年宗祖日蓮大聖人聖誕八百年的大佳節,祈念大家同心唱題,以具體的實踐行動,達成年初揭示的個人及支部的目標,作為今天御講的法話。

更多海外部指導...